真人圖書館

圖書不都是文字來的嗎?真人圖書又是甚麼?近年來興起的真人圖書館(Human Library),主要是邀請非主流的社群,他們的生活有著如同圖書般的豐富內容,透過與他們的分享和對話交流,讓參與者消除因為不瞭解而產生的刻板印象甚至偏見和歧視,可以進入其社群世界,與這些非主流的群體建立接納與尊重的關係,並商討教會可以如何回應。

1 .性別公義
 真人圖書:王秀容  組長:趙秀娟
「遇上性暴力?報警吧!」大眾面對性暴力容易疏忽的地方是甚麼?當事人的需要又是如何?而我們又應該怎樣以性別公義的角度回應?同時,香港的性教育的不足和偏差,我們都羞於談性,究竟社會的性別意識可以如何提升?
2. 生態土地
 真人圖書:陳家良  組長:王家輝
土地發展、全球暖化、天氣升溫反常、野生動物瀕臨絕種等的生態問題,全球的領袖在密切關注,普世教會也提生態公義的神學。在香港教會可如何提昇生態意識?在教會的生活中實踐上帝的綠色國度?
3. 難民
 真人圖書:陳 嘉  組長:王美鳳
是甚麼原因,致使現時有過萬的難民/尋求庇護者要離鄉別井遠走他方,並可能永遠與親人分離而成為難民呢?香港教會可以如何回應這些「鄰舍」,也是那些最隱蔽和最受到忽視,也是最脆弱無力的一群呢?
4. 在職青年
 真人圖書:鍾頴婷  組長:楊有志
合約制的工作,不穩定的收入令青年人難以達至有質素的生活!社會和教會均期望他們承傳使命,奈何生活迫人:入職困難、工作合約短、仕途沒展望…是青年人不夠爭氣?還是另有結構上的隱衷,叫在職青年太絕望?
5. 社區貧窮
 真人圖書:歐偉民  組長:梁遠耀
基層家庭在租約期滿後,往往因被加租而要定期遷居。他們大部分的收入都用在支付租金,鄰舍隨租約更替而流轉不停。個人經濟上的貧窮和鄰舍關係上的疏離,只會使其貧窮處境日益加劇!立足在社區中的教會,可如何回應基層的呼聲?
6. 復和途上
 真人圖書:林睿豪 葉小明  組長:湯泳詩
雨傘運動後,香港教會面對極大的撕裂,政治的分歧代替了教義成為了對立的主因;然而另一方面,不少信徒仍努力在不同範疇中努力,不斷推進教會的更新和改革。當下的困局是否也可以是一個契機,讓香港教會可以將危機化為轉機呢?
7. 長者牧養
 真人圖書:蔡桂英  組長:簡祺標
今天香港教會隨著整體人口老化,長者已成為會友的主要部份,教會應如何牧養他們,滿足其身、心、靈和信仰上的要求?教會又如何與長者同行,為與長者相關的政策發聲?教會又可以怎樣善用長者在信仰和生命上積累的智慧、經驗和餘閒?
8. 精神健康和特殊需要人士
 真人圖書:劉寶珊  組長:張愛思
精神疾病是現代社會常見的「都市病」,然而有別於一般身體疾病,精神疾病患者往往需要更多的時間和空間才能康復。現時香港對於精神科疾病患者的支援相當不足,我們可以怎樣為患者製造一個理想的康復環境?及防止一再發生的悲劇呢?
9. 公民運動與教會
 真人圖書:孔令瑜  組長:王震廷
回歸以來,社會不斷出現多次大型遊行、集會和示威活動,教會儘管鮮有直接參與,然而卻一直不乏基督徒的身影;近來更有不少神職人員以牧職身份積極參加活動。教會與公民社會關係若即若離,然而卻是千絲萬縷。到底教會該如何理解自己與公民社會的關係呢?
10. 網絡世界中的新世代
 真人圖書:簡卓昕  組長:林津
網絡世界發展一日千里,八十後以至千禧後都在資訊科技的接觸中成長,與之前的世代之生活世界完全不同,造成了兩代在理解上的鴻溝。我們若是以舊世界的模式來了解新世代,結果只會是以舊瓶來裝新酒,那麼我們又可如何了解成長在網絡世界一代的日常呢?
11. English-speaking Group
 Human Book: John Snelgrove    Group Leader: Judy Chan
English-speaking and other non-Chinese language congregations in Hong Kong fall under the category of “international churches". Their numbers are growing in Hong Kong with several ranking as ‘megachurches’ with over 1000 persons in attendance on Sunday. There is also a noticeable rise in local Hong Kong Chinese young people choosing to attend international churches. How do we understand the mission and ministry of international churches in Hong Kong? What is their particular contribution to Christian witness and service in the city? How can they partner with Hong Kong Chinese churches to witness to an intercultural reality, of being a part of a trans-cultural faith?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